13

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电池组配件;镍氢电池;干电池;充电电池;锂电池;纽扣电池;

591234.com
继承“200亿”家产后黄子韬想做霸总
发布时间:2022-02-03        

  自2020年9月父亲去世后,继承号称有200亿家产并不得不独当一面的黄子韬,也慢慢展现其商业野心。从影视娱乐、电竞、直播再到网约车,“霸总”黄子韬的商业版图已经展开。

  曾经,作为韩流“EXO归国四子”之一,熟练驾驭烟熏妆的黄子韬被粉丝冠以“撕漫男”之称,但也被旁观者指责其造型太过“娘炮”。

  近年来,随着韩流退潮,娱乐圈新风袭来,黄子韬也擦掉了钟爱的烟熏妆,逐步展示其阳刚的一面。

  除了形象上的转变外,自2020年9月父亲去世后,继承号称有200亿家产并不得不独当一面的黄子韬,也慢慢展现其商业野心。

  12月初,一则网约车公司北京车之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北京车之梦”)变更工商信息,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天眼查信息显示,这家新增“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业务的公司更名后,其实际控制人也变为黄子韬。

  这“跨界”幅度颇大,娱乐新闻男主角转而成为财经报道对象。对其粉丝来说,这或许真的是“破圈”了,但这或许只是他商业布局的开始。

  黄子韬1993年5月出生于山东青岛,以其“憨直”的性格吸引不少粉丝。然而,在娱乐圈,只是“憨直”或许并不能支撑他走到现在。

  黄子韬以“富二代”形象深入人心。他的父亲黄忠东曾在接受《人物》采访时透露,其于1995年开始转业步入商界,担任董事长兼总裁,拥有“200多亿资产”。

  不过,从小学习武术的黄子韬颇为独立。他于17岁(2010年)独立远赴韩国参加韩国MBC电视台音乐节目《伟大的诞生》海选,最终凭借其武术根底获得SM公司星探青睐,于2011年12月27日以TAO为艺名,首次以EXO成员的名义公开亮相,并在2012年4月8日正式出道。

  对于EXO,曾追过韩流的朋友并不陌生。这支韩国男子流行演唱组合2012年刚出道,便获得最佳亚洲新人团体奖。具体火到什么程度?2014年1月,EXO曾作为文艺界代表,出席了韩国文化艺术界人士新年问候会,与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见面握手;同年9月,EXO作为表演嘉宾参与了第十七届仁川亚洲运动会开幕式表演。

  除了黄子韬,EXO还挖掘了鹿晗、张艺兴等随后引领国内流行娱乐风气的顶级流量明星。随着四人先后于2015年前后归国,甚至被圈内成为“归国四子”。

  相对于鹿晗、张艺兴等,黄子韬回国后的事业并不顺利,一度经历过全网黑,甚至其出道后颇具识别性的烟熏妆也被诟病为“娘炮”。

  2015年4月22日,黄子韬父亲黄忠东通过微博宣布与韩国SM娱乐有限公司的合约不再继续 。随后5月2日,在北京举行首场生日会,22岁的黄子韬回国后首次公开亮相;同年6月11日,黄子韬Z.TAO工作室正式成立。

  回国工作后,黄子韬已发布《T.A.O》《M.O.M》《Z.TAO》等28张音乐专辑,但表现不温不火。近年来,随着国内流量明星的风气转变,黄子韬反而靠着参加《真正男子汉》等综艺节目,以及《夜空中最闪亮的星》《热血少年》等影视剧,得以扭转形象获得好评。

  截至2021年12月10日中午,黄子韬的微博粉丝数是6668.3万,超过张艺兴5094.8万、鹿晗的粉丝数6304.8万。2020年8月27日,黄子韬跻身《2020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并位列第37位。

  遗憾的是,正处于事业上升期,黄子韬却遭遇丧父之痛。2020年9月,其父亲黄忠东因病去世,年仅52岁。彼时,黄子韬曾公开表态称,“我不会倒下!我会继续用我的方式把龙韬娱乐做到最好、我一辈子都不会放下我爸留给我的心血!”

  此后,继承家业的黄子韬,从顶流明星秒变“霸总”,俨然一派娱乐圈大佬形象。

  2021年6月6月,黄子韬所在公司龙韬娱乐举办乔迁仪式,并正式对外官宣永恒星龙集团成立。

  同日,黄子韬晒出新公司的装修图,新公司名为“海南永恒星龙娱乐集团有限公司”,黄子韬持有该公司99%的股份,他的微博认证也改为“永恒星龙集团董事长”。

  这也意味着,从娱乐影视业务为主的北京龙韬娱乐文化有限公司,到综合型业务板块复合的永恒星龙集团,黄子韬正逐步构建自己的商业版图。

  而影视娱乐业务只是黄子韬事业版图中的一块。黄子韬还“跨界”投资了电竞、直播以及网约车等不同行业的公司。

  2021年3月5日,佛山GK电子竞技俱乐部宣布,黄子韬正式加入佛山GK成为合伙人及联席CEO。黄子韬转发该条微博称“要上分的话不用我的队员,我就可以带。”

  随后2021年10月16日,黄子韬以杭州望望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望望龙”)董事长的身份首次进行带货直播。

  公开资料显示,望望龙成立于2021年7月26日,注册资本5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演出经纪、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等业务。望望龙股东名单显示,黄子韬通过永恒星龙娱乐集团持股44%, A股上市公司星期六旗下互联网营销服务集团杭州遥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遥望网络)持股46%。

  据悉,遥望网络签约的主播艺人不仅有瑜大公子、李宣卓这样的实力干将,还有王耀庆这样的一线明星,在平台电商板块仅次于辛巴的辛选集团。关注黄子韬直播的粉丝也可以发现,在其带货直播初期,作为网红及一线带货主播的“瑜大公子”还一度来到黄子韬的直播间,给其直播卖货打Call。

  有意思的是,黄子韬在更早之前投资了电商直播生意。公开信息显示,今年4月7日,海南谦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经营范围包含游艺娱乐活动、互联网销售等业务。

  股权穿透显示,黄子韬持股99%的永恒星龙集团持有这家新公司51%股权。而最初工商信息显示,薇娅老公董海锋曾通过杭州谦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参股60%,不过仅三个月,薇娅方面就于6月30日退出;替代董海锋的是与黄子韬有过品牌服装合作的徐相材。

  2021年9月10日,黄子韬再度斥资490万元入股了另一家投资公司北京宏广华瑞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宏广),目前其控股98%。

  据了解,北京宏广成立于2010年8月,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主要经营范围是项目投资等;但该投资公司于今年11月1日新增“小微型客车租赁经营服务”。

  11月19日,黄子韬再次给北京车之梦投资34.72万元。工商信息显示,北京车之梦成立于2004年8月,注册资本35.43万人民币,原名“北京鲲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2月2日,从更名的北京车之梦,经营范围新增“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巡游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等业务。

  同时,北京车之梦完成人员更替,原投资人、法定代表人、主要人员均退出,黄子韬成为持股比例98%的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同时,在黄子韬控股的多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伦雨乔,成为北京车之梦的法定代表人;另一名股东王晓菊持股约2%,担任公司监事。

  前后两次投资加起来,黄子韬合计约525万元砸向出行生意,覆盖网约车和汽车租赁业务。可以看到,对于汽车出行布局,这位一向以“憨直”形象吸引粉丝的明星“所图非小”。

  天眼查显示,目前黄子韬任职15家公司、实际控制18家公司,相关公司覆盖影视音乐娱乐、电商直播、潮牌服饰、游戏电竞、网络科技乃至网约车及租赁等业务。

  其中,他是永恒星龙集团、北京车之梦、北京永恒星龙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宏广等7家公司的大股东;并任职永恒星龙集团董事长、望望龙董事等职务,还担任海南恒星向上文化传媒工作室、上海黄子韬音乐工作室以及上海黄子韬影视工作室等3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相对来看,黄子韬开始直播带货,还算是比较能理解的,这也是被曾经的女团成员薇娅实践成功的一条成熟路线。

  对于这门生意,黄子韬有清醒的认识;他曾在直播中直言,“明星把肖像权卖给了经纪公司,公司拿着一张照片去赚差价,钱都被中间商赚走了,如今他直接和品牌商谈价格,不让中间商赚差价,一点都不亏。”

  电竞,也是明星最爱投资的一门生意。随着“全民电竞”时代来临,“电竞+明星”早已成为电竞行业内热门配置,周杰伦、林俊杰、韩寒、鹿晗、陈赫等都曾投身电竞圈。

  分析认为,电竞与明星都属于流量型的行业,受众群体均偏向于年轻化。不过,也有业内认为,明星所带来的粉丝与真正的电竞粉丝很少有重叠,而对俱乐部来说更重要的是成绩,明星更多只是一种营销手段,起不了决定作用。

  黄子韬加盟的GK俱乐部成立于2016年9月,隶属于广东省人人体育文化有限公司,旗下有多个游戏分部,其中最出众的是王者荣耀分部。

  目前,GK俱乐部致力于布局电竞产业链,主要布局三大版块:一是电竞营销层面上从线上到线下的全方位打造,与厂商合作创建IP、自身IP塑造推广,线下赛事、线下活动、线上线下游戏社群推广等;二是电竞落地打造具体线下空间,主要有剧本杀、沉浸式密室剧场,以及电竞酒店业务等;三是电竞教育机构,立足家庭与具体家庭结合,推广绿色电竞教育,减少社会对电竞文化的偏见。

  GK俱乐部所属公司广东省人人体育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GK俱乐部创始人章杨曾对媒体透露,俱乐部目前的财务状况很健康,“收入结构比较稳定,基本上能有盈利,已经过了以前那种纯烧钱的模式”。

  据悉,黄子韬与GK战队将在俱乐部发展、选手、艺人培养、演艺内容等多方面展开合作,并将真正加入到GK俱乐部的决策层面中。章杨对时代周报称,双方合作的初衷是对电竞共同的热爱;“我也希望GK电竞俱乐部能破圈,走得更长远;黄子韬是顶流明星,我认为这样的结合对俱乐部未来的影响力和造星能力,以及拓展更大的事业版图都有很大帮助。”

  对于擅长打“中单(游戏术语,指一些竞技类网游地图中路单线发育的位置)”的黄子韬而言,这笔电竞业务投资或许也不赖——即便亏了,至少过了把瘾不是?

  随着黄子韬的入局,人们惊讶发现,曾经于2018年前后处于“风口浪尖”的出行业务再次走入大众视野,而黄子韬并非唯一的新晋玩家。

  据了解,11月17日,A股上市公司大众交通旗下全资子公司大众出行披露,将引入阿里巴巴前后两期共计4000万元的投资;在完成本次增资后,阿里巴巴的持股比例也将达到10%,成为除大众集团相关公司外唯一外来股东。几乎同时,吉利集团也宣布,将推出网约车聚合平台“幸福千万家”,主要做自营与第三方相对优质的合规运力。

  天眼查显示,我国目前有超过4.5万家企业经营范围为含“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或巡游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的企业。其中,2021年7月以来,新增1.4万余家相关企业。

  然而,这其中获得网约车资质的公司却只有少数。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10月31日,全国共有251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环比增加3家;各地共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375.4万本、车辆运输证145.5万本,环比分别增长4.4%、2.6%。

  而查询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的北京市出租汽车服务管理系统,并无北京车之梦的登记信息。有媒体就此采访北京车之梦法定代表人赵昱时,该人士却回“不方便回应”。目前,北京车之梦是否有网约车资质仍存疑。

  坦白说,出行的确是门好生意。易观数据显示,中国网约车市场从2017年的2291.9亿元,发展到2020年的2499.1亿元;该机构预测,2021年中国网约车市场的规模有望达到3542.1亿元,2022年则达到4022.9亿元。

  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曾表示:“未来汽车产业的发展趋势是制造型企业向服务型企业转型,从简单的提供产品向提供产品+服务转变。共享化和新零售助推产业变革,预计到2035年,将有20%-30%的车辆是共享汽车。”

  不过,对于黄子韬新布局的出行公司来说,一切还任重而道远。除了“越烧钱越亏损”的压力外,严格的行业监管也是不小的挑战。

  相关分析认为,每家企业在战略层要重要思考,如何在合规与规模扩张中找到平衡点;否则,如果还单靠“烧钱”抢市场,肯定是必死无疑。此外,这些公司还面临信息安全挑战、劳动力使用成本上升、资质车证人证“三证”合规、市场公平竞争等监管挑战。

  今年5月12日,一条#黄子韬公司存款被冻结#的消息登上热搜。网友发现,龙韬娱乐因为保险纠纷,被冻结了名下银行存款1649万元。随后,黄子韬工作室回应称,“这都属于正常的公司经济业务”。

  直到现在,关于黄子韬家是否线亿家产的事情仍然时常会被提及,每次都会引发一阵热议。

  无论如何,从影视娱乐、电竞、直播再到网约车,“霸总”黄子韬的商业版图已经展开。

  每日分享中国历史、近代历史、古代历史、抗战历史、世界历史、历史秘闻等视频